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娶了我的女学生
娶了我的女学生

娶了我的女学生

「啊……老师……你的鸡鸡好烫啊……爽死妹妹了……啊……老师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」旖浑身一阵巨颤,挺起又坐沉的小腹死命的贴近我的身体,肉棒一下向上插到了底,骚屄就像温暖的小嘴一样一下下吮吸着我的弟弟,犹如一只小手紧紧的握在那里。一股热热的电流浇在龟头上面,从肉棒和骚屄的中间的缝隙中喷了出来。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旖痉挛似的颤动了几下。骚屄的吮吸,娇声的呻吟令我兴奋莫明。突然只觉浑身一痒,感觉象是将我的全部喷了出来一样,将浓浓的精液一波一波地射了进去。


  良久,紧搂着的我俩才回过神来,旖亲妮的贴着我的脸,我们互相吻着对方的脖子和耳朵,象是永远也吻不够一般,我捧着她的脸,她脸上的端庄又回来了,柔和白净的脸上挂着与她年龄不太相衬的娴淑,在月光下显得特别的恬静。


  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开了个玩笑:「刚刚怎么这么快就叫我老师啦?呵呵,想让我教你什么吗?」她的脸刷的红了,「那有?我刚刚有叫老师?你听错了……」呵呵,这也会脸红?想起刚刚做爱时我的那一刹那的感觉,我将感受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,没想到她突然神秘的笑了一下,「说不定我就是那个淫荡女神呢……」我一下楞住了,「呵呵……专程来人世间解救你这个可怜的人」「哈哈哈……」我开心的笑了。


  当然,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个玩笑对我,对我们俩意味着什么。


  有人说快乐的日子是短暂的,但我却觉得对于我来说,快乐的日子是持久的,春去秋来,旖和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热恋的日子,从中心湖边的柳树下,到小礼堂后的长廊前,甚至是大球场的更衣室里,校园里几乎处处都留下了我俩爱的痕迹,旖在平时很能体贴人,处处体现出一个成熟女性对爱人的细心和体贴。


  我觉得她应该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妻子,但每当她脱去衣服时,我却隐隐约约感觉到藏在她体内深处那种放浪的冲动,她对性非常敏感,每次不同的姿势,甚至是一点不同的体位改变都能给她带来很奇妙的变化,每次都能带给我不同的惊喜。


  但似乎她对性从一开始就完全不是陌生,有种天然的投入和喜好,甚至有一两次在高潮时会叫错了另一个人的名字,而我,却一直忘不了那尊女神像,我觉得我并没有完全了解她,心中的好奇随着交往的频繁与日俱增。


  虽然我不想了解她的过去,在我心中,其实所谓贞操和背叛的概念几乎不存在,这是我和许多同年朋友极不相同的地方,但是,那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一直折磨着我,令我心里总有点点难以名状的异样,就如同第一次看《神雕侠侣》的小龙女失身,能够让人老半天的心痒。


  这份感觉一直持续到这一年的秋天,旖快毕业了,她的毕业论文做的非常优秀,导师给予非常高的评价,论文答辩时几乎所有的评委都给了最高份,一系列的学术成果相继发表在高水平的刊物上,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都为她的成就兴奋不已,而她和那些所谓的女强人不同,她对我的支持用很女人的方式回应,这一点是让我心里最喜爱也是最舒服的。


  这天下午,我在深圳接到了学校提前结束深大交流的通知,坐火车回到广州,我在校园里的毕业成绩榜上看到了她,第一名!哗!她不知道拿到消息没有?门掩着,旖在床上面向里躺着,房间没开窗,窗帘也紧紧的拉起,特别闷热,我直接摸上了床,旖楞了一下,一见是我,手懒洋洋的搂了过来,「亲爱的!你不是在深圳?」。


  「学校通知,提前回来了」。她的脸红扑扑的,身上薄薄的一件睡衣,散发着一阵性感的气息,不知什么原因,她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,说话也小声许多。


  「没生病吧?」我紧张的问,用手摸摸她的额头,不烫。


  「没有……亲爱的……」她懒散的对着我笑。


  我也笑了,手伸过去,一下就把睡衣的扣子完全解开了……我熟悉的大乳房弹了出来,「色狼……」旖吃吃的笑着。


  这是什么!当我开始舔弄那美丽的乳头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了两行清晰的牙印!


  旖的乳房相当白嫩,粉红色的牙痕清楚的印在同样粉红色的小乳头周围,呈现出一种奇怪的漂亮。我心里那种异样感觉一下子强烈的涌上来。心扑嗵扑嗵的狂跳起来,脸也刷的红了起来。


  我慢慢的把目光移到下面,粉红色的小阴唇里面分明挤出了白色的的液体,我刚刚闻到的气味原来就是刚做完爱那种淫乱的气息。


  旖感觉到了我的异样,她慢慢爬了起来,顺着我的目光,也突然楞住了。


  奇怪的是,我并没有恼怒的感觉,反而心里挠痒的特别异样,那种强烈的好奇心完全压过了被欺骗感,不争气的小弟弟反而高高扬起,厚厚的牛仔裤硬梆梆的刺激着痒痒的龟头。


  旖爬了过来,温柔的抱着我的臀部,仰起头,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我:「我爱你,旗,信我……不管怎么样……我爱你」。


  旖修长的手打开我裤子拉练,脸红红的一边望着我,一边将我的肉棒从内裤里拉了出来。接着用脸颊在我的肉棒上摩擦,好烫的脸!「旗,你……好大好硬……」旖的眼神开始有些迷朦,一时间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
  「旖,下午是怎么回事?」我喘息的问。


  「旗,小旖想……想舔舔它行吗?」旖不答我。我听了的她话,心里激动的颤抖了一下。


  「让我尝尝哥哥的鸡巴……好不好?」,天!旖以前从来不叫「鸡巴」的,这时候她完全抛开了淑女的面纱,望着我,低头伸出舌尖在我的大龟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,那感觉比手指还要刺激的多,马眼处随之透出了一滴精水。这时的我心里的颤抖融合着各种感觉,越发无法形容。


  「……哥的鸡巴在小旖手里跳舞呢!」旖握着我那不住抖动的肉棒轻声说。


  「啊……」那种刺激让我有点眩晕。


  「旖,快告诉我……发生什么了?」


  「旗,答应我别生气,如果你不爱我了……让我们做完这一次就分手,好吗?」望她痴心的样子,我怎么能够生气得起来?


  「旖……我答应你」


  「旗……你真好……我好幸福……真的」旖颤声问我:「旗,你好硬……我想问你句话……嗯……说实话……是不是想起下午的事情会觉得很刺激?」她渴望的眼神望着我,雪白的脸上越来越红,吹弹得破,象是要滴出水来,低头望着她,我也微微发颤的点着头,她说的没错!


  「是我的一个情人……」


  「他刚走……」


  「还记得你的淫荡女神吗……你的小妹妹刚刚给别人的鸡巴喂过……好刺激的……」「……是真的?……」


  「嗯……真的……很美……他弄的我……不知道怎么说,我的心好乱,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这些,但又想和你说」旖小声的呢喃着,其实我的心更乱,简直乱极了,肿涨似乎不止是在硬挺着的肉棒,甚至要蔓延到全身。


  「哥,想不想妹妹用嘴帮你?」旖感受到了,轻声地问。


  「旖,和我仔细说说好吗,好妹妹,别再逗我了……」我不顾一切了,撕开了最后一道道德防线,红着脸。


  「喔……」旖那香甜黏热的口水使我的龟头产生已经侵入温湿骚屄中的错觉,我的小弟弟大大振奋的跳动着,她一侧娇躯,面对着肉棒尖端,那红润的嘴巴,毫不迟疑的含住了我的勃起物。望着紫红的龟头一点点的塞进旖湿润的嘴里,我的魂魄几乎爆裂开来。旖热呼呼的口腔包围着我的肉棒,牙齿不断的刮弄着龟头,舌尖在嘴里颤抖着拨动酸楚的马眼。


  肉棒在她嘴里慢慢的吐出又慢慢的吞进,强烈的触觉让我不自觉的挺动着屁股,就这样进进出出,屋里弥漫着淫荡的气息。紧张的空气包围着我和她,脑里想象的下午的事情更加刺激起了我那奇怪的欲念。


  「哥,小旖都含不过来了,哥哥的鸡巴好大呀!烫烫的,嗯……比他大……」旖兴奋地放开了一切,贪婪的吮吸着,不时娇喘着。


  随着龟头在湿润的口腔中不断的摩擦,舌尖不断对马眼的骚动,肉棒急剧的膨胀起来。我渐渐感到有些控制不住了。「噢……啊……」终于,我的肉棒在旖加快套动的手中,如决堤的洪流一股脑的射入了她的嘴里。


  象是要吸走一切,她使劲的吮吸着我的精液直到最后一滴淌进她的嘴里,一股白色的精水混合着唾液,沿着她的嘴角顺着下巴流淌下来。抬起头舔了舔嘴唇,她露出我熟悉的笑容,几丝微卷的发稍挂在了前面的刘海上,遮住了小半边脸,白色的精液粘黏在红红的嘴唇上,却显得格外的淫乱,想起她刚刚说起的事情,因为射精而稍稍松弛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。


  奇怪的是,刚有点软的小弟弟瞬时间又涨了起来。


  「旗……你好厉害……」旖见到我又一次跳跃着的小弟弟,把我紧紧的搂住。


  「说……下午怎么回事……要不然小弟弟不理你了」心中的好奇让我紧咬不放。


  「不要……别离开……」旖一边把的肉棒顶在她的骚屄洞口,一边翘起一条腿,湿乎乎的内裤挂在她抬起的大腿上格外显得淫荡。旖无力的搂着我的脖子,玉色的屁股扭动着用阴户使劲的蹭着我的肉棒。


  「啊……快点进来嘛,人家骚屄那里面好痒啊。我要……我要嘛。」她急得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往自己的骚屄里塞去。


  「滋……」的一声,龟头带着肉棒象火车一样钻进了她阴唇下的骚屄里。啊!


  又滑又烫,我知道她粉红色的骚屄里还残留了些什么,这种接触让我的弟弟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好新鲜刺激。


  「嗯……进来啦……太好了!啊……亲爱的……我说给你听……」旖浪的直摆屁股。


  「你认识的……是小刘……」


  天啊!是我们计算中心的小刘!我脑海里浮现起小刘那一米八高大的身影和那张英俊的面孔,不知为什么,我愈加兴奋而大力地抽插起来,「啊……嗯……快……是……好美……」旖一边呻吟着,一边说:「他下午来的……嗯……一来就把窗帘拉上了……嗯……好美……」「我和他就上了床……他舔人家的乳头……好湿哦……嗯……他和你一样,也好喜欢我的乳房……」她搂着我的胳膊越来越紧,疯狂的挺动着粉仆仆的屁股迎合着我动作。骚屄收缩的也越来越快,淫水四处飞溅开来。


  「然后呢……」我问,我俩都脸红红的望着对方,互相感受着从来没有过的奇特感觉。


  「然后……我开始舔他的鸡巴……嗯……他比你短,是粉红色的……好可爱……哦……大力点……深点……宝贝。」「他也舔我骚屄,我好喜欢…………哦……好喜欢看着他,他英俊的脸在我粉红色的小骚屄上缠绵,好害羞……又好刺激」。


  「然后……嗯……宝贝……好美……然后……我们开始性交……他还喜欢让我看……他红红的鸡巴怎样欺负我的小骚屄……好乱哦……哥……你看到也会心动的……真的好乱哦……」旖的私处已经被我插的湿成一片了,呻吟声此起彼伏,有节奏的「吧唧、吧唧」声音从下面传出来,我被那种淫荡的情节感染,一切都不管了。


  「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?好难为情呀……和他性交也是……声音好难听的……下面」旖喘息道。一只玉手伸进上衣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双乳。


  我更加激动了,猛力的一个劲的干着,下下到底。


  「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噢!……到底了,插到花心了……啊……干的妹妹爽死了……要漏了……不行了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旗!」 她的阴道一阵痉挛,骚屄猛的狂收,一股电流从阴道里溅射出来。美的她僵直在那里,浑身挺的紧紧的,脸上露出高潮的欢愈表情。


  望着她那白里透红的美丽面容,我肉棒被挤压的快爆炸开来,随着有力的脉动,几股白色的粘稠精液喷了出去。


  良久,我们都没有出声,浑身是汗的我们拥抱着躺在床上,汗水把床席浸的透湿,枕边的小闹钟滴哒着,一切都静极了,终于,旖幽幽的叹了口气:「旗,你还要我吗?」「旗……你看不出来吗……这么久了……其实我是个很好色的女孩,真的!


  虽然表面上文静保守,我耐不住只和一个人的厮守……对不起!」旖哭了!


  「旖……别哭……别哭……」我手忙脚乱的捧起她的脸,心疼的吻去她眼角大滴的泪,忍不住雨点般的吻撒在了她落雨梨花般的脸上。


  「旖……我不怪你……」我的心情是复杂的,按理说,我是个传统的男人,我应该恨她,但望着心爱的她,我怎么也恨不起来。


  一刹那,我下定了决心:「旖……我能理解……别管这么多……回答我一句话好吗?」「旖……你最爱的是谁?」


  「旗!……」她激动的叫了一声:「我从来就只爱过一个人……现在也一样……他是我的陈旗……」哦,我的旖,我激动的紧紧搂住了她,「旖啊……我也不管这么多了……我爱你!」许久……我们越抱越紧,紧的透不过气来,象是要把对方挤进自己的身体,那种爱的感觉,驱散了一切。


  事后,旖带着羞涩慢慢的告诉我,她和小刘自上次机房出事就认识了,她很喜欢那种高大英俊的男孩,尤其在性方面,虽然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来,但内心却波澜起伏着放荡的因子,在这方面的顾虑也特别少,她和小刘的第一次做爱比我都还早,半年来一直偷偷维系着,次数不多,但每次都能带给她奇妙的感觉,当旖说到这的时候,我的心也默默承认,这也给我带来了无比奇妙的感觉。


  旖毕业留校一个月后,我们登记了,我从计算中心调回了计算机系,我们分了套教师楼宿舍,两房一厅,开始过上了新婚小夫妻的生活,在业务上,旖比我努力,常常伏案夜读,同时也陆陆续续的爬着格子,由于她的勤奋,很快在业界小有名气,同时兼着几个企业公司的顾问。


  摆结婚酒那天我们没大肆铺张,几桌宴席就请了好朋友和双方的一些同事,小刘也来了,旖那高挑的身影在各各桌子间穿梭着,开心的笑着,有时候会和小刘对望一下,眨眨眼,然后转过头,暧昧的望着我笑。


  唉,让我怎么说呢,这就是我深爱着的妻——李旖。


  【完】